換房

石家莊新聞網 時間: 2012-06-26 02:15:43 來源:

說起換房,真的感觸很多。從無房到有房,從小房到大房,走過租房、分房、買房、蓋房的路。幾經換房,住到現在的二層樓房,一路走來感觸很多。

  父母親都是教師,在鄉村教書,我從小學到中學都跟隨父母在外就讀,或是住在學校的辦公室里,或是租住在學校附近的老鄉家里,那時對住房也沒有什么要求。就說說我幾次記憶深刻的換房故事吧。

  六、七歲的時候,母親和我在小學附近租房。夏日的晚上,孤獨的我,經常到鄰居家大院子里玩,消磨時間。孩童時期,有天晚上,也不知學校開什么會,很晚了,母親都沒回來。鄰居家的孩子回屋睡覺去了,自己在他家的柴草窩邊上數著天上的星星等母親"夜班歸來",不知不覺睡著了。母親回來后看屋里沒有我,喊也沒應,更加擔心,急壞了,"孩子哪里去了?",半夜里找到學校的老師,到大隊的廣播室想通過廣播找到我,可想而知,半夜的高音喇叭在村子寂靜的夜空是多么的響啊。盡管如此,貪睡的我,就是沒聽到啊。后來也不知母親是怎樣從柴草窩里把我揪起來的。余下的就不說了,怎么辯白都沒用,把屁股撅起來吧。

  上世紀六十年代中后期,父親"文革"受到沖擊,母親帶著幾個月大的小妹和我,下放到滹沱河南邊一個村子里。大隊臨時把我們母子安排在一小院里,西廂房兩間是一個"戴著地主帽子的四類分子"老太太住。北屋兩間我們住,我們帶著城里姥爺給的一個舊式立柜、一個五斗桌和幾件隨身衣物就安家了。進到屋里就看到房頂西南角有個比碗口還大的窟窿,白天陽光可以射進來,晚上躺在炕上可以看到天上的星星,還沒有來得及修補就突然來了一場雷雨,把炕上都給澆濕了。那年我十一歲,沒辦法,第二天我找了塊舊雨布蓋了蓋,用幾塊半截磚壓上了。不知是我年小不會蓋,還是那年的大雨多,幾次修啊遮蓋啊作用都不佳。那時母親整日和農民一樣到地里勞動掙工分。還是鄰居告訴我,找了幾塊土炕上用過的烙墻土坯,趁小妹睡著了,才爬上房頂,壓在破洞上面才使我們的住房安靜了下來。這樣的時光持續了兩年多,母親復職安排到村西的小學去教書,住到學校的辦公室了。學校的房子是瓦房,很簡陋,油氈直接鋪在椽子上,冬天冷,油氈表層結出一層白霜;夏天熱,曬得瀝青油從油氈上掉到床上,掉在碗里,吃住都在同一間屋啊。這樣的時光一過又是幾年。那個年代有房住就行,母親到哪哪是家。

  七十年代中期,我十五、六歲,讀高中期間,父親平反恢復了工作,補了三千多塊錢的工資,這大概是父母的第一筆存款吧。姥爺家的后院,原來是一祠堂,"文革"中破"四舊"給拆了,空出一個小院,跟大隊請示后,姥爺撿回有棱角能用的半截磚頭背回來,攢著;父親用"存款"又買了椽子、檁條、木梁和磚。小舅找他的工友幫忙把磚拉回來。在他們的幫助下,全家齊出動,撿渣子,砸房頂,就這樣蓋了三間"臥磚"平房,因為沒有用土坯。房子面朝南"兩明一暗",大概有50多個平米吧,從此算是有了屬于自己的家。后來,父母每年攢點錢,先是在小院西側蓋起一間六七平米的小屋做廚房;城內鹽堿大,有了點錢就買兩袋水泥抹抹外墻的墻裙;攢點錢,買點磚鋪地面;再攢點錢把屋里的地面,抹成水泥的……。就這樣,年年施工,年年修補這個屬于自己的房子。

  八十年代中期,我結婚后,有了兒子,愛人也從鄉下調到縣醫院,因為經常上夜班,就找領導在醫院后邊的家屬院申請了一間平房。看房子的年代,像是清朝時期,科舉考場的隔間改造的,晚上房梁上的老鼠也很活躍哦。不管怎么說即便是嚴寒夏暑,愛人"三班倒"夜里十二點交接班,也不再為大雨大雪發愁著急了。后來在筒子樓里我們換了一間房,就更知足了。

  八十年末,縣醫院搬遷,醫院要集資建家屬樓,愛人堅持要買,可我實在是沒錢,也沒膽兒啊。一室兩廳五、六十平米,最便宜的頂樓需要一萬四。那時的一萬四千元,對我來說是個天文數字,我上哪里去借啊,就是借到了,今后怎么還啊。當時我和愛人的工資、獎金收入加起來也就二佰多。為此我倆生氣吵架,還動了手,才算把集資買房的念頭打消了。是啊,愛人也有怨氣,一天三頓飯刷碗洗鍋洗菜得到水房排隊。筒子樓里沒廁所,白天還好說,要是晚上肚子不舒服,需要去方便,就得很正規的穿上衣服,到家屬院外邊的公共廁所去行事。

  又過了四、五年,隨著工資的增長,我們省吃儉用,成了"萬元戶"。看著不斷上漲的房價,向老人和親戚借了一萬多,還是下決心從城西北角墻根邊上的開發樓盤買了一個六層頂樓的單元房,七十一點多平米。樓高了點,開始從六樓的陽臺往下看還有些頭暈哪,回家上樓一次就氣喘噓噓,不想下樓,所以每次上樓都要想想,看看還有沒有需要往上帶的東西。雖然地點偏了點,樓層高了點,可還是很滿足的,想想也是啊,畢竟是新房,屬于自己的新房,沒了老鼠,沒了房上掉土。住在六樓,夏天蒼蠅蚊子都很少,樓高有弊也有利啊。這個過程中,父母所住家里的房頂子也出現嚴重問題,拆掉重建成磚混結構的樓板房,水泥地面,墻和頂都是涂料粉刷,木制推拉門窗也節省了空間。父親很滿意:再也不用看到折椽子,晚上房頂掉土被驚醒,算是老有所居了。

  隨著時間的推移,到了一九九七年,我所在的單位開始建集資樓,地段位置好,上下班很近,乘車購物都很方便,這次怎么也不能錯過機會啊。于是賣掉六樓單元房,加上幾年的積蓄,就決定換房了。按照我的資歷和工齡分到一個三樓,百余平米,我還創意把臥室的門用磨砂玻璃相框,地板鋪上瓷磚,簡單的裝修用水曲柳鑲上墻裙,擴充的陽臺可以養花,采光取暖都不錯,家人同學來慶賀,紛紛前來"暖房"。隨后的幾年,我們倆工資也不斷增長,家里裝上了空調柜機,電視換成29吋、洗衣機也換成了全自動、電話電腦也走進了家里,生活的條件因房子發生了質的變化。

  父親有心臟病,腦血管、血壓都不好,連續幾年都得在醫院里調節治療一段時間,需要照顧。隨著父母年齡的增大,我想早晚還是要住在一起的。可不管是住老家,還是住單元房里,面積有限,三代人同堂,還是不太方便。

  2001年一個偶然的機會,讓我又產生換房的想法。這一年,縣城里街道擴建改造,一些被拆遷戶,賠償的宅基地規劃到城內西南角。有些被拆遷人放棄建房想轉讓,單位倆同事抓的比較緊,先后從那里買了二手宅基地,規劃統一建二層住宅。我對二層樓夢寐以求好多年了,幾次機會都是因為經濟力量不足或位置不合適而放棄了。這次我的表妹夫也是被拆遷戶,他們的舉動啟發了我,就和表妹夫說了我的想法,果然有人因為種種原因要出讓宅基地。我得到消息,趕緊和父親商量,談我的想法。父親開始不大同意,說你們剛換了房,咱們目前沒那個財力。說的也是啊,可等我們有了財力,機會就不一定再有啊。我一方面說服父親,一方面說服愛人。這回是縣城建統一規劃的小區,現在看來比較荒涼偏僻,將來水、電、暖、天然氣、交通都會方便的,再者隨著城市的發展,南城門外一定要修通往省會的路,再說縣城里的地皮越來越緊張了,這個地方肯定會靠向市里發展的。眼看城內地價一長再長,不能等了,先后找到我的幾個同學,借了六萬元,把地皮搞下。我籌款的同時開始自行設計,買了一套幾何用的三角板,一支鉛筆和一塊橡皮,就在2.3分的宅基地上畫圖,地下室要有足夠的空間,一層、二層的分布要服從利用率。還考慮到父母年歲大了,今后不能一出門就下臺階,要有一個平臺,就算是今后坐上輪椅,出來曬太陽也方便啊。幾次征求愛人和家人的意見,方案定了下來,就這樣抓緊時間在雨季動工了。這個過程中父親因心臟病又住院了,我當時在縣委宣傳部負責全縣社會宣傳工作,正是全省開展解放思想大討論活動時期,白天經常陪領導下去調研,回來后匯總材料。那時人手少,也沒電腦,所有材料都是手寫,親自改稿,親自校稿,編發簡報。領導要求大討論活動要有成效,有社會影響,每天都要出簡報。愛人看我忙家里,又忙單位,想讓我省點心力,說"蓋房的事,你就多花點錢,包工包料吧,無非咱們多還一年借款"。可知道"包工包料",一點都不省心,包工頭認為你不懂建筑,經常在原材料的使用上以次充好,偷工減料。我不得不忙里偷閑,抽空到工地上查看,督促把關工程用料。晚上還要到醫院里去給住院的父親陪床。兩個妹妹都在市里,有一個周末小妹一家來看父親,妹夫替我在醫院給父親陪床一宿,我在家里睡了一晚,那晚感覺是多么的輕松啊。一段時間過后父親去世了,那年的時間過的好慢啊。

  二層樓施工終于完畢,同時背上了十幾萬的債務,我在想下一步如何還債,同時也在欣賞自己的"作品",房屋每層90平,除去胡同占地,小院沒多少啊,美中不足,將來有了車也進不來。正當我糾結的時候,鄰居兄弟和妹夫吃飯討閑話說:朋友前面還有塊宅基地不想要了,建房不用讓開胡同占地,緊鄰街道,那樣小院面積大了,將來可以進車。我想又是一次機會,把它整過來再擇機蓋,然后再賣掉新建的二層樓。機會不抓是得不到的啊,不出三天我就借湊10萬元,辦了交接手續,要下這塊宅基地。

  有了剛剛建房的經驗,策劃起房屋的結構更加科學了,房子外觀因統一規劃不能改變,可內部結構一定要立體,廁所緊湊,廚房通透,電、水、天然氣、取暖、太陽能的運用,地上地下的連通都要科學方便,略有前瞻。加上這幾年宣傳督導"文明生態村"建設,也應該讓我的小院體現出生態節能的痕跡啊。地下室要發揮冬暖夏涼作用,夏季炎熱下去吃飯休息可以節省空調;從小就喜歡乒乓球,也要留出打球的空間。于是又找出那套三角板和鉛筆,讓它繼續發揮作用,幾次勾勒出新二層的方案。憑著上次建房的經驗,為使建材既經濟又高標準,決定這次的建材用料要親自定購。

  又是一年建房施工,在澆筑混凝土的過程中,突然停電,讓人很煩惱,通過介紹租借了一臺發電機,買點柴油接著干;施工過程中停水,讓你真的很無奈,新建的小區設施還不是很健全,白天自來水經常停水,就想辦法自備一個大的鐵桶,從農田澆地的機井去拉水,工人都來了,不能停工啊……。有一次打澆筑,工程持續到深夜,工人下班后,我騎上"老爺車--74年的加重飛鴿"回家。剛上路,自行車鏈子斷了,施工的地方和我的住處,足有七八里路。半夜里怎么修啊,頭上的汗就直接流到了后背,夜風吹到身上,一種別樣的感覺。沒辦法,無助的我,慢慢體會城內夜晚的寂靜吧,推著車子一個人數著街邊的路燈,走著……。像這樣,收工后檢查完工地回家,自行車車胎沒氣也記不清次數了。新房的主體總算完工了,房子雖然簡單,卻是自己親自設計的。

  等到來年裝修,也沒請人設計,自己從網上搜了幾個效果圖,印出照片來,就算圖紙了。買裝修材料也是"精挑細選",太次的不用,高檔的也不能選,為的是保證質量還要節省每一塊銅板。因為上次建房借人的錢還沒還,這次再也不好意思多借了。為了省點錢,比較輕便的材料盡量騎自行車帶,無數次往返工地到裝修材料市場,板材店、油漆店、五金店已記不清去了多少次。

  室內裝修簡簡單單,客廳用一種很便宜的墨綠色的石板磚裝了一面文化墻,下面用廉價的大理石板圍成花池,里面種上喜歡的吊蘭和紫羅,夜晚再有燈光的映襯,意境不錯。自己勞動愉快的心情用自言詩表達出來,找愛好書法的同事寫好裝裱面壁墻上。母親八十歲還親手做出十字繡"紅梅花兒開"掛在自己的臥室,與家具燈具相配也很協調。我們和兒子的臥室也都簡潔實用。屋外突出立體生態,門洞進深有8.5米,東墻掛有"梅蘭竹菊",停放愛車比較寬裕。門洞與南房相連,幾根樁柱頂起來,下邊有走廊的意思,頂上做好防水,墊了四十公分的土,就是我的"自留地",種上我喜歡吃的蔬菜,茄子、黃瓜、西紅柿,韭菜、茴香和香菜,瓜類、葉菜類每期都有十五六個品種供調劑,吃不完就送同事朋友,每天早晨我在上邊澆地拔草,鄰居在自己院里除種施肥,經常進行蔬菜"交流"。走廊下邊架空與院內魚池連通,也加大了魚兒的活動空間,休閑時間,看看紅魚首尾相銜,自由自在的嬉戲,心情也爽。水是寶貴的,把下雨的雨水引到院內地下"水庫"內,能容20多立方的水,把它抽到房頂的水塔--鐵桶內,用于澆花、澆菜、沖廁所,取之不盡,用水不竭。小院的西側就是青竹和芭蕉了,每天早晨給它"淋浴",更顯翠綠。

  2009年,賣掉了單位的集資單元房,搬進了心目已久的二層樓房,感慨頗多。換房的動力補充著我消耗的體力,傾注了大量心血,付出艱辛的勞作,換取了滿意的收獲。蓋房不僅讓我享受了過程,也享受它的成果。回憶半生的搬家經歷,回想勞動的汗滴,看看現在"樓上樓下,電燈電話",這或許是我最后一次換房了吧。  

  春節,兒子兒媳回來了,聽說鄰居到海南去過冬,看到我冬天咳嗽的厲害,兒媳說:"爸,等我們掙了錢,也給你們在海南買一套,讓你們也過上候鳥生活,體味天然氧吧。"

  作者:正定縣委宣傳部 李超英

編輯: 林福盛

相關文章
已有0名對此新聞感興趣的網友發表了看法 查看評論
會員登錄名 密碼 匿名發表
石家莊日報社簡介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合作加盟 | 網站聲明 | 法律顧問 | 網站地圖

agfox刺激战场队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