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的背影

石家莊新聞網 時間: 2014-08-21 11:13:37 來源: 石家莊新聞網

父親的背影

董君凡/文

?夏日的午后是讓人焦躁的。掏煙,點火,在煙氣騰騰中父親的面容開始顯現,背影也愈加深刻起來……

?孩提時父親的背影在記憶中有著令任何人都無法超過的高度。

?記得五六歲時,父親在生產隊領出一匹馬干農活,我望著這高頭大馬,心中充滿了恐懼,嚷著讓父親抱我,父親牽著馬怎能抱我呢?我心里哪能看到這些,父親伸出一只大手輕輕就把我放到了馬背上,我嚇得嚎啕大哭,父親哈哈一笑:“男孩子怎能怕這個?”我只得雙手抱著馬脖子揪著鬃毛,雙腿緊緊地貼住馬背,哭聲漸漸小下去。我瞪大眼睛看著父親,父親牽馬前行,不時回過頭來望望我,父親的背影挺拔有力,一只手就把我拎上馬背,這需要多大的力氣呀,這時候的父親力大無窮,無所不能。

?到后來我外出求學一人在外,每次回家耳邊就傳來父親的喝罵:“你回來做什么,家有什么好回的,想我們作甚!”。沒辦法,我只好返校,臨行父親送我出門:“沒事少回來。”眼淚不爭氣地流下來,我倔強地昂頭前行,甩一句:“爹!你回去吧!”背后沒有聲音,可是我知道父親沒回去。走到拐彎處,我轉身偷偷貼著墻往回看,父親往前走了好幾步,腦袋晃動伸著脖子看我,直到我消失在他的視線里才肯轉身,這時父親的背影仍然高大,認真一看,好似做了一天的農活一般,看上去真有點累了……

?工作留在了市里,年輕擔子重,極忙,少歸家。有暇給父親打電話,父親第一句總是不變:“老二啊?有啥事?說!”頓時心中大慟。原來在父親印象里我還是個孩子啊!在父親眼中孩子面臨困難無助時總是會想起父親的,雖然他知道自己幫不到什么忙,只是習慣了這個位置,習慣了這樣的話語,雖然父親已經不再是大樹。

?留市幾年,工作穩定下來,便生了接父親來市生活的想法,并付之行動。初來時父親極興奮,我下班歸來,父親每次都有準備似地候在門口,口中不斷地問我工作的事情,我一一作答,終于無話。父親不免失落,嚷著要回家。知道父親喜歡吹拉彈唱,我想了好些法子給他買來二胡、琵琶等;怕父親孤單,我又領父親到公園和老人們一起彈唱。第二天父親說什么也不在我這里住了,自己收好了行李,堅持要回家。

送父親回家后這些日子,我才明白父親所想:每日隨時愛出門就出門,想玩時幾個電話一打,就能老友聚于一堂,吹拉彈唱,把酒言歡,何其快樂!父親不喜城市的高樓,不喜歡都市的冷漠。坐在院子里看父親走前走后,看父親孩子般的喜笑顏開和跳躍。這里有父親的花花草草,有父親栽下的柿子樹、核桃樹、有個兒大土生的葡萄。父親的精神在這里,這里才是父親的家,這里才是家鄉。

父親的背影已經瘦小,歲月壓彎了父親的脊背,這時父親的背影讓我產生一些想法:多想把這位老人,多想把我的父親擁在懷里。

寫到此處,我已是淚水長流。

編輯: 孫麗君   責任編輯:霍莉莉

相關文章
已有0名對此新聞感興趣的網友發表了看法 查看評論
會員登錄名 密碼 匿名發表
石家莊日報社簡介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合作加盟 | 網站聲明 | 法律顧問 | 網站地圖

agfox刺激战场队员